英雄教育

               人間福報[蘇蘭老師讀電影] ~29~  2005.9.23

 

  當全世界都在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終戰六十年」的今天,德國也陸續推出了一系列和「納粹帝國」有關的精彩電影作為回顧和省思,這些電影的話題在全世界、尤其是歐洲,都掀起了一波波熱烈的討論。德國電影界上下更是傾全力投入極高成本製作這些電影,其中以《英雄教育》NAPOLA)《帝國毀滅》(Downfall)、《蘇菲索爾的最後時光Sophie Scholl:The Final Days )為最,這三部電影被德國人稱為二次大戰60週年的「終戰三部曲」。

 

  《英雄教育》的原片名NAPOLA,是當年希特勒所創立的一所軍事寄宿學校。「納波拉軍校」分散於德國各地,專門召募18歲以下優秀純良的日耳曼年輕人,授以傳統普魯士士兵的培訓課程,為希特勒的「納粹帝國」挑選和培養未來的接班領導人,並為未來征服全世界作先鋒。入學時還得要核對每個學員毛髮和瞳孔的顏色,力求找出最正統的日耳曼血統。

 

  拍攝前面臨到最大的問題,就是在德國幾乎找不到適合拍攝的地點來拍這部電影,因為戰後的德國人們已經用他們的忿恨毀掉了一所所的「納波拉軍校」。最後導演甘賽爾在古蹟保持最完整的捷克布拉格郊區找到了這幢古堡和保存良好的街道,《英雄教育》才得以順利開拍。

 

電影中

  將菁英教育成冷血、無情、淘汰弱者的殺人機器。其中不堪壓抑、壓迫而走向絕路的二人,一個選擇以肉身抵擋手榴彈而粉身碎骨,死後被當作英雄般歌功頌德;另一個葬身深海的,不但屍骨無存,連在校刊上登訃聞都不被允許。待遇如此天壤之別,只因前者為大我犧牲,後者是懦弱的自殺。

  省長的兒子應該成為文學家而非軍人,偏偏生在蓋世太保的家庭。記得他在父親的生日宴上要為父親獻詩卻遭拒絕;編寫校刊,毫不被重視,連夾在其中作記號的頭髮都因為被翻頁而未掉出;父親唯一讀的一篇文章,就是在作文課寫了一篇真情流露的致命之文~[我們為虎作倀,才是最需要被拯救的人]理想和現實完全對立,注定抱憾終生。

  男主角滿懷雄心壯志、欺瞞家人,來到夢想中的軍校就讀,以為從此前程似錦、成功在望,劇終卻是傷痕累累、選擇離去。「英雄」的定義是什麼?即使付出[失去大好前程]的代價,也有勇氣選擇站在公義的一邊,是真英雄!我們可以藉此好好上一堂社會教育的課。

 

  《英雄教育》台灣已於916日上映,依照慣例,德國在台協會、德國文化中心和德國經貿辦事處,都會不遺餘力地推廣德國電影。目前在京華城所舉辦的「德意/京彩.德國展」也將《英雄教育》納入在展覽之中。主辦單位私下表示,他們對於和「希特勒」有關的電影十分操心,因為「希特勒」幾乎已成為人人腦海中最深刻的「德國印象」,反而忘了德國其他方面對世界的「貢獻」;但是以《英雄教育》在德國的份量之重來說,他們又不能不重視,因為「有希特勒比較容易吸引觀眾走入戲院,畢竟他也是德國的一部份」。

 

《英雄教育》~ http://stars.udn.com/star/StarsContent/Content6016

                                           小蘭姊姊  2005.9.14[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