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也會飛     人間福報[蘇蘭老師讀電影] ~25~  2005.8.26

       知道庫德族在哪裡嗎?了解他們的歷史和現況嗎?驚奇這族不與外族通婚的古老傳統習俗至今未變?明白他們平日如何生活?聽過庫德族語嗎?

       [烏龜也會飛]是伊朗庫德青年導演巴曼、戈巴第的第三部劇情片作品,背景是伊朗、土耳其交界處、一群庫德族難民的際遇。難民中有一堆無父無母的戰爭遺孤,由較大的孩子衛星帶領著,以拆除地雷換取微薄「德納____當地的錢幣_____維生。

       庫德族是中東地區僅次於阿拉伯人、突厥人、與波斯人的的第四大民族,約三千年前就定居在庫德斯坦地區山岳地帶。目前人口約二千五百萬,分佈於伊朗、伊拉克、土耳其、敘利亞等國。庫德族由不同國家統治,人數以土耳其境內約一千二百萬最多,伊朗境內約六百萬居次,伊拉克境內約三百五十萬人。他們祖先以放牧維生,有自己的語言、文學和傳統;最早信仰拜火教,現多信仰伊斯蘭教。庫德族希望從各國分離,爭取成為一個「庫德斯坦國」自由獨立的國家,但他們的土地上蘊藏石油,經濟價值高,各國政府均不肯「放手」,互相僵持,成為中東地區民族衝突、引爆戰爭的導火線。因此,庫德族人長年流離失所。

       乍聽[烏龜也會飛]的片名,多麼卡通!其實導演的譬喻,並不是輕鬆的童趣;

庫德族的悲情宿命,有如背負著烏龜重重的殼,他們多麼奢望烏龜也有會飛的一天。

      庫德族的悲慘命運不似受到德國納粹迫害的猶太人那般廣為人知,默默承受命運和其他種族的欺壓,就像來自哈拉布臣的[三兄妹]:失去雙臂的漢高夫、失明的加里、看似健全的亞格琳,相依為命的背後是沉默的言語、沉重的負荷、沉淪的遭遇。

經過巴曼.戈巴第先前所執導的《醉馬時刻》與《烏龜也會飛》的影像描繪,庫德族的困境至少能夠得到世人相當程度的注目與重視。我們在抗議日本竄改教科書的同時,是不是也可以效法猶太人或巴曼的方法,有效的向世人後代揭露歷史真相?!

        而觀影的我們,不但以此增加自己和孩子的國際觀,了解來不及編進課本的國際現況,直入2003年美伊戰地,看看別人、想想同是一般年紀的少年兒童,我們的孩子怎能不好好珍惜自己已擁有的和平、幸福、甚至無憂的受教權利。把握暑假最後一周、走進戲院,將民族、國家、文化、政治、戰爭…這些抽象沉痾的課題,育寓於樂,藉電影閱讀世界地理、近代歷史、以及補救課本不小心忽略的重要教材。

 

    本片相關網址:www.tungfilm.com.tw  2005. 8. 26~9. 2台北光點戲院上演一周 

                              

                                             姊姊[93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