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遺忘的美麗 Yesterday

 

 

             演:

達雷爾魯德

    劇:

達雷爾魯德

    員:

Kenneth Khambula
Leleti Khumalo
Harriet Lenabe
Lihle Mvelase

....................more

影片年份:

2004

片  長:

96

上映日期:

2005/06/24

出  品:

 

    商:

春暉電影

劇情簡介

2005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入圍。

女主角昨天生活在南非祖魯蘭一個遙遠的村莊。她在那的生活並不容易:物資缺乏也沒有現代的便利設備,並且她的丈夫去很遠的約翰尼斯堡當礦工。但她擁有晴朗的大自然和給她極大喜悅的七歲女兒美麗。使昨天在飄搖的生活下獲得平衡。但突然間她被診斷出得到愛滋病,必須去遠處治療她的病症。

美麗是她的生活重心並將於一年後入學。而昨天卻從未有機會去學校唸書,因此她立了一個心願—希望在美麗入學的第一天,她能與所有其它的母親在一起,為自己的孩子感到驕傲…。

被喻為南非電影工業一大轉折點的「永不遺忘的美麗」,不僅是首支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南非電影,同時是第一支以祖魯語發音的影片,該片導演詹姆斯路德高興的表示,能夠被奧斯卡提名感到無比光榮。而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得知本片入圍奧斯卡後,讚許所有拍片人員取得的不凡成就。

並表示在對抗愛滋病的鬥爭中,實在需要這類故事題材說出人類面臨愛滋病的挑戰和悲劇,更要為人們帶來希望。

 

提到非洲黑人,你會想到的是什麼?

不知道一百萬人之中,有多少人會回答「美麗」二字,但是在看完本片以後,你絕對會認為女主角很美。

從一開始,我們就看到故事場景是一個怎樣荒涼的地方。在大片圍了鐵絲的黃土地上,所有人都用走路當作交通方式,因為坐計程車一次要五塊錢,而五塊錢對貧窮人家來說太貴了,而窮鄉僻壤的交通也沒有發達到有公車這種東西,連柏油路都沒有。服務團的醫生一個禮拜只能來看一天的診,以診所為中心,鄰近地區(走路要走兩個小時以上的依然叫做鄰近地區)的人都一大早就來排隊看病,但醫生只有一人,病人常常要來好幾次,每次都排了一整天的隊依然沒有見到醫生。

窮人簡直沒有生病的權利。

生病了怎麼工作?沒工作怎麼有收入?

就算病得一天比一天重,體力一天比一天不濟,又見不到醫生,還是只能撐著身體,把該做的事做完。

那麼,如果得了不治之症呢?

還是只能繼續工作、生活,別無他路。

女主角的名字叫「昨天」,她說「昨天」是爸爸取的名字,因為爸爸認為所有的昨天都比今天更好。如果給爸爸一個描述,那麼描寫爸爸的形容詞就是「悲觀」,而屬於女主角昨天的形容詞則是「堅毅」。

故事的發展完全應證了爸爸所說的話,但是昨天依然不發一句怨言。拖著病體走長長的路去看醫生、聽到自己的病只問了一句「我還有可能活嗎」、打電話找不到丈夫就自己單槍匹馬到大城市去找、即使被丈夫毆打回家也不說一句、丈夫失業回家以後包容照顧、找醫院收容不為村人所容的丈夫、等不到醫院的病床就自己動手蓋起一棟離群索居的小屋、用意志力控制著自己的病等待小孩到達上學的年齡。

說到溫柔與堅強,女主角昨天就是個活生生的典範。

而村人則是「愚昧無知」的代表。小小的村落對外來者總是不能接受,拿外來者說三道四,對疾病一知半解卻又不願了解,覺得找巫醫解決才是正途。但從無知的村人居然知道HIV病毒和愛滋病有關,我們也可想見愛滋病在非洲肆虐之可怕程度。

昨天的丈夫暨可悲、又可憐。為了賺錢,離開妻小到大城市中做卑微的工作;即使知道自己必定是生病,仍然拼命工作沒有去看醫生;雖然知道妻子說的事八成是真的,但卻不願接受,甚至將怒氣出在妻子身上;直到丈夫回到家,我們才知道,丈夫在工作的地方,甚至連身為人的尊嚴也沒有了。丈夫的病發,令原本是同村的人視為需驅逐的異類,最後只能在寒風瑟瑟的小屋中神智不清地過世。

離開村落到小屋的途中經過一片小黃花草原,一家三口雖然是團圓的,但卻顯得那麼孤苦伶仃。病弱的昨天在丈夫去世後,揮動著大鐵鎚,哭喊著槌打為丈夫蓋的小屋,一下又一下的槌在鐵皮上,卻也是槌在自己心上,最後終只能跪倒在地上哭號。

當你看到女兒美麗進了小學,昨天轉身回家,鏡頭拉遠,也許會帶著些許的心滿意足走出電影院。但是在不經意時,突然就想起了電影中的某個場景,像是活生生的正在非洲某地發生的事,突然心上就會開始泛酸,淚就湧到眼眶裡來了。

永不遺忘的美麗,不只是女兒美麗在媽媽過世後,永不遺忘媽媽的音容,更是我們忘不了昨天在面對生活與命運的困境與噩運時,所展現的堅忍的美麗。(1226)

光倢